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柔老杀手的博客

杀手也温柔

 
 
 

日志

 
 

【原创】部队往事(16)白菜炖肉  

2009-10-29 11:18:34|  分类: 【部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部队往事(16)白菜炖肉 - 温柔杀手老L - 温柔老杀手的博客

  

    当兵当到第三年头上,也就是1973年初,我当上二班副的第一个春节刚过就发生了一件叫人终生都不能忘记的事情,说句不好听的嘿,打死我都忘不了!为什么呢?就现在每当我要一吃“白菜炖肉”这道菜,就能想起当时这件事儿,你说这不就算落下病根了吗,还能忘吗!按理说“白菜炖肉”这地道的东北菜吃起来那也是嘎嘎香啊,可那会儿在我这它可就变了味了。要提起这件事儿,话还挺长。

 那时候,由于咱各项军事技术都非常好,军政素质算是当兵里边比较高的,在班里挺受尊重。说句实在话,咱不光军事技能好,在连队还是文化宣传的骨干,教唱歌、出板报,给军报记者当摄影模特,那可都是咱的强项。在灯塔一连虽然咱是个小班副,但在连干部和各班排长眼里咱也算是个能人,口碑挺不错的。要说起让我当二班副的事,连队这么安排也挺巧妙。我那班长庞忠宝也是个北京兵,比我入伍早一年,军事技能在连队也是出类拔萃,全连就这么两个北京兵,生让连长他们给捏到一块儿。不过,初看起来这么安排也有道理,就是我们俩同时在班里的时候很少,不是你去集训就是我去轮训,这个班基本上就一个人带,我刚当班副的时候他出去集训的机会多,所以二班也就名不符实的交给了我。

 70年代初期在东北当兵,那真叫一个苦,每天的伙食费才四毛五分钱。就这么说,天天都是二米饭,就是高粱米和大米混蒸的米饭,一周也就能吃上一顿馒头。想吃肉就更困难了,一两个月才能杀上头猪改善改善伙食,那还得看养的猪染没染上猪绦虫。到了冬天就三样菜,白菜、土豆和萝卜,都是自给自足。咱当兵的每年都帮炊事班往菜窖里码,炊事员每天上上下下,从里边就取这三样菜,这可不是魔术盒,怎么他也变不出其他的花样来。

 73年刚过完春节,连队还有点存肉,炊事班时不时地做个白菜炖肉继续给当兵的补充油水儿,要不过了这个茬,当兵的肚子里缺了油水一顿能吃十几个馒头,连队就该闹饥荒了,可这菜里的肉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这天,到了开午饭的时候,全连在饭堂前集合完毕,照例由我指挥饭前歌。唱完了《大刀进行曲》,各班按照顺序进入饭堂开饭。这天开饭按倒序,先给火器排、再按三、二、一排的顺序分菜,我是最后一个落了座。连队的餐厅是按苏式标准建造的,宽大敞亮,餐桌是仿苏式实木连椅桌,一张桌子面对面能坐十个人。连队一百五六十人共有十六张这样的餐桌。午饭的主食是馒头,菜是“白菜炖肉”,闻着那熟悉的香喷喷的气味都有食欲。我坐下等了几分钟,炊事员才叫到二班打菜,班里一个黑龙江的兵上前把热气腾腾的一盆“白菜炖肉”领回来,放到桌角上就开始分菜。

 按照顺序他先给我盛了一碗,嘴里还念叨着:“副班长,这块肉大给你吧!”说着就把碗递了过来。我是碗一到筷子就上去了,夹起这块肉就想分给身旁的一个战士,咱哪能自己享受啊,得先想着班里的兵呢。

 没想到这兵连声大叫起来:“耗子!耗子!”说着就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

 这一喊不得了,全连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二班,饭堂里顿时变得静悄悄的鸦雀无声。我定神往筷子尖上仔细一看,筷子上夹的分明是个死耗子,肉头头的全身粉红色,看得我当时目瞪口呆,啥话也没说出来!其他班里好奇脚快的兵迅速凑过来看个究竟,见到此状,个别战士大喊到:“真是死耗子哎!”这就跟发布命令似的,你再听,满屋子的“哇---哇---”声,反映敏感的先开吃的当时就有吐的,多数战士的第一反映就是撂下筷子跑出饭堂,罢吃了!

 这可不是件小事啦,消息当即传到连长那儿,他立刻把司务长和炊事班长叫到连部要问个究竟。这一分析事情的原委大致闹清了,原来,炊事班操作间的天花板是用苇席做的吊顶,由于日久天长,烟熏火烤,加上长期的蒸汽熏腾,苇席已经破败不堪,烂的千疮百孔,很多地方已经糟朽,可能趁炊事员没看见的当儿,老鼠走在这破苇席上一下没斤住它就掉在白菜锅里把自己当肉给煮了。后来估计这个当儿口是正在馒头下屉的时候,这炊事员既炒菜又做饭,不可能照顾得那么周全,也真怨不得他呀,孰不知老鼠能上房啊,这也是它命里注定的事儿吧!

 事后,究其发生的原因,还是没有及时修缮炊事班操作间的天花板。连里责成司务长抓紧修缮,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修归修、防归防,这顿难忘的“白菜炖肉”的故事已经落在我头上了,在连里可又流传了好一阵子。直到有一天,连长听的不耐烦了,发话说“这是什么好事?以后谁都别提啦!谁再提影响了士气我就给谁处分!”打那以后这事才被逐渐淡忘了。可是你想啊,这种事儿它却能让我记一辈子啊,我这心里得受多大的折磨呀!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14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